点击关闭

金融服务-传化支付将物流钱包系统与TMS系统进行无缝链接-昌都新闻

  • 时间:

地球最热的6月

傳化即將上線的信用付產品,傳化作為場景方、風控方和獲客方,合作金融機構提供資金,聯合放貸。

如何服務一個城市的發展,尋找國家戰略和傳化自身優勢的契合點?傳化智聯西南大區總經理熊麟文6月24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闡述了傳化的謀略。傳化在重慶不僅參与中歐重慶班列、陸海新通道等貨運業務,還開創性打通白俄羅斯明斯克州的工業奶粉回程「專列」。

重慶很多消費物資是進口的,粗略統計重慶市內各種專業市場有兩百多個。傳化作為深耕物流領域19年的浙江民企巨頭,憑藉深厚的行業積淀在央行關門之前拿下最後一個支付牌照,並就此開始進軍產業支付。

「三流合一」模式治愈行業痛點?

目前傳化金融業務已隨着傳化網覆蓋全國三十多個省市區,服務企業數萬家。

物流錢包項目在重慶落地,這背後是區域經濟特性與傳化發展戰略上的某種契合。

「物流行業一個痛點是收錢難,鞭長莫及管不了太多網點,很多物流企業會跑路,就是下面網點收了錢捲款跑路反過來拖倒了物流公司。」

傳化2000年開始建設公路港,2003年在杭州建成第一個公路港。現已在全國一百多個城市布局。

重慶, 對於物流企業來說,也稱得上必爭之地。

郭翔稱,今年內爭取讓60%以上的重慶區域物流企業都上其系統。目前傳化物流錢包已經覆蓋將近一半的省份,是國內少有的實現跨區域、跨系統、跨公司的省內零擔物流整合平台。

傳化物流錢包就成為傳化吸引這些市場的商貿企業、生產製造企業、經銷商和客戶的抓手。

7月1日,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來到重慶傳化物流項目調研,這裏正好位於重慶中歐班列渝新歐的起點站附近。陳敏爾說,現代物流是實體經濟的動脈,既促進貿易發展,又創造新的產業空間。

重慶的物流錢包項目在今年5月才啟動,通過產業端服務切入支付。現代物流管理的核心是運輸管理系統(TMS),TMS為運輸企業提供業務管理、上下游信息共享、協作方協同作業等服務,簡言之車、人、貨的管理都在TMS裏面。

通過南向陸海通道南向通道,傳化把東南亞的葵花籽油、越南大米和意大利的充電樁源源不斷拉回重慶,再輸送給國內生產製造企業和貿易商。

傳化支付沒有和支付寶、微信直接競爭,而是在自己熟悉的行業細分領域深耕。平台化生存的另外一個例證就是,傳化沒有自己去做TMS系統,而是選擇與各個區域內市場佔有率最大的TMS企業合作,將自己的物流錢包與其他的系統融合。「過去是替換,現在則是連接。」郭翔稱。

「物流行業一個痛點是收錢難,鞭長莫及管不了太多網點,很多物流企業會跑路,就是下面網點收了錢捲款跑路反過來拖倒了物流公司。物流錢包的優點在於它是擔保方,收貨人用物流錢包付款,錢直接到物流公司總部賬戶,解決了眾多網點資金的有效歸集問題。同時在物流錢包中也為發貨人提供眾多優質運力資源。」郭翔稱。

從化工起家,到物流、金融等領域的多元化拓展,傳化的轉型升級路線圖在當下民營企業中具備典型的樣本意義。2014年傳化開始探索「物流+互聯網++金融」模式,藉助遍布全國的實體公路港客戶集群與貨源優勢,傳化金融服務的第三方支付、商業保理、保險經紀、融資租賃等業務正在鋪開。

重慶是一個消費型城市,坐擁3200多萬人口的巨大消費市場,在中國各城市人口排名中位列第一,直轄20年以來發展迅速,消費張力增量明顯。據重慶市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,2018年重慶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8.7%,2019年1-5月為8.3%。

「其他金融機構的徵信和資產,相對靜態化。而傳化發現:收發貨人與物流企業之間的業務交互是持續高頻的,且物流公司一線員工天天跟企業打交道,對風險的感知更早更及時,基於這樣的現狀,傳化選擇與物流企業一起做風控,這樣的風控是動態化的。傳化在物流領域深耕19年,我們不僅看到的是現在,也能預判一定時間的未來。」郭翔稱。

物流公司為什麼不和銀行合作?一位物流公司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曾與第三方支付公司和銀行商談過合作,但前者費率太高,物流行業本來利潤微薄無法承受,後者又要求錢到了后必須賬上呆上一兩天才能走,還要求辦卡,程序很繁瑣。

傳化最大的優勢不在國內也不在國外,而是從貨物源頭生產方一直到消費者的全產業鏈集成型服務方案,從國外物流公司去工廠訂車提貨定箱,再回到國內的消費者手中,要跟很多個環節打交道,能做到全程集成式解決的就是傳化的優勢。

重慶區域龍頭運派創始人鄭弟華6月25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以前TMS系統商貿端、客戶端和物流端是割裂的,跟物流錢包合作后,把區域的物流公司都搬到線上來,可以一單到底,全過程智能管理系統,在手機上實時查看。

一位銀行業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很多物流企業固定資產少,抗風險能力差,沒有可以抵(質)押擔保融資的渠道。加上銀行看不懂物流的數據,只能看懂交易數據,不掌握真實的業務場景,所以整個物流行業都被判定為高風險行業。

但在傳化的系統里,錢走、貨也要走,不能刷量造假。再比如非標倉單融資,銀行不敢做。傳化可以由旗下的公路港、雲倉進行倉儲監管,整合調度自由和社會運力等進行物資運輸,做到全程監控,形成閉環。

央行的政策不鼓勵通道和渠道,在C端消費領域又有絕對優勢的兩大巨頭霸佔了九成以上市場份額,產業支付成為傳化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唯一之選。

熊麟文表示,傳化打通白俄羅斯回重慶的專列,依託傳化網的業務優勢,把原來很多走華東走上海海運的業務轉移到了重慶的中歐班列。過去海運要兩個月甚至更久,現在通過中歐班列再到國內陸地轉運,總共不到25天。「貨物周轉對資金需求很高,一個貨櫃要幾千萬美元,周轉效率提高一倍,原來做一筆,現在可以做兩筆了,大大降低了成本。」

2018年,重慶的進出口總額是5222.6億。近兩年成都、重慶和西安爆髮式增長的中歐班列也是要打通和中亞、歐洲的陸上連接線。

「傳化支付將物流錢包系統與TMS系統進行無縫鏈接,通過支付服務將消費端互聯網支付手段,應用到物流場景,實現從發貨到收貨的全程支付在線化,並沉澱大量場景數據。從而做到真實的資金流、信息流和物流的三流合一。」傳化支付副總經理郭翔6月25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這是未來給中小企業放貸的數據基礎。

物流錢包重慶落地傳化支付正式獲批在2017年,獲得支付牌照之後傳化開發了首款為物流企業定製賬戶託管服務的「物流錢包」,是智能代收付產品升級版。「倉配運+支付+金融」一體化的供應鏈金融系統解決方案也順勢而生。

今日关键词:罗小黑战记定档